利来老牌w66

暴跌80%!73岁传奇女老板成老赖 !竟被5000万广告

Writer: admin Time:2019-11-12 11:52 Browse:

  近日,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布的一则失信执行信息显示,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将金嗓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子公司——广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罗纳尔多的“代言门”疑云未散,广西金嗓子又因拖欠《盖世英雄》、《蒙面唱将猜猜猜》5167万元广告费成了被告,实控人江佩珍因此被限制高消费。

  2003年,皇马中国之行后,伴随那句“金嗓子喉片,广西金嗓子”的广告词,罗纳尔多的代言广告在电视台循环播出。金嗓子瞬间火遍大江南北。

  2007年1月,有媒体报道称罗纳尔多将起诉金嗓子,索赔1000万欧元。原因是金嗓子发布的罗纳尔多代言广告并未签订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这也让金嗓子一度陷入侵权纠纷。

  彼时,罗纳尔多的说法,只承认应邀参加了一次简短的冷餐会并拍摄了一些和金嗓子公司高层相聚的照片,并不知情公司将这些照片用在了产品宣传广告上。从而,金嗓子与罗纳尔多的合作直接被指为“空手套白狼”。

  但,金嗓子对于这种说法予以否认,金嗓子还曾在官网公开声明:“其与罗纳尔多签有产品形象代言人的授权协议书,且每年都通过罗纳尔多在中国的指定商务推广公司的负责人,向罗纳尔多表示继续合作的意向,并按协议约定向该公司支付相关费用。”

  同年8月,金嗓子又以1430万元的代言费签下另一名足球巨星卡卡,疑云才逐渐褪去。

  而此次金嗓子食品和江佩珍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同样缘起于广告纠纷。

  2016年,金嗓子新产品上市,因此金嗓子食品与《盖世英雄》、《蒙面歌王第2季》达成合作,拟在上述节目中投放8000万元的广告。

  此后,金嗓子支付了1300万元,但因不认可两档节目的收视率,金嗓子食品拒绝支付剩余广告费。这不就被广告代理方星空华文起诉了。而经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应支付广告费5167万元。

  金嗓子食品仍然不肯还钱,结果星空华文向法院申请冻结其账户,却发现子公司只有100多万现金,其他资产都在母公司名下。

  最终,金嗓子食品、江佩珍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被限制乘飞机、住五星级酒店等高消费。

  依靠喉片这一款产品,2015年,金嗓子在香港资本市场上市,江佩珍夸张的一记响锣,也成为一个“经典”。

  一直以来,金嗓子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均为其喉片产品。历年,喉片对总收入的贡献均在90%左右。

  财报显示,金嗓子今年上半年喉片贡献了3.18亿元的收入,同比增长22.5%。而收入增长的主要原因在于“涨价”。

  近几年,该明星产品的销售单价已经从2014年的4.3元提升至2019年上半年的6.33元,产品提价幅度接近50%。

  2017年,“两票制”的实施对医药行业传统的销售体系造成了冲击,金嗓子也不例外。当年,金嗓子喉片收入大降近17%,业绩更是大跌超40%,仅录得6138万元,是其自2012年以来的历史最低水平。

  在产品的涨价的背景下,金嗓子喉片的销售贡献再度提升,2018年,金嗓子净利润再度过亿,2019年上半年,其净利润也达到了4543.50万元。

  对于喉片收入的增长,金嗓子表示,这主要得益于上半年对全国渠道的重塑,公司两票制渠道优化显出成效。

  2013年,金嗓子对主要产品喉片进行升级,核心即更换包装,将过去一直畅销的20片/盒的经典版,变为12片/盒的升级版,量变少了,售价反而提升了。

  实际上,金嗓子也早就意识到对于喉片的单一依赖。依托于在润喉方面的长期积累,金嗓子选择了草本饮料这一细分市场,于2016年推出了金嗓子植物饮料。

  并像以往一样,借助广告语大规模推广,同时赞助了《蒙面唱将猜猜猜》等热门综艺节目。但与此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收效甚微。

  2016年,金嗓子业绩同比下滑33%,主要原因就是植物饮料业务产生亏损。

  值得注意的是,在亏损之际,金嗓子的管理层的工资却不降反增。彼时,董事长江佩珍总薪资从2015年的364万涨至2016年的563万,江佩珍儿子、公司总经理曾勇的总薪资直接从133万翻倍至351万。

  多元化战略折戟之际,金嗓子的股价也受到了较大冲击。2016年9月,金嗓子股价大跌逾48%,此后一直在低价徘徊。

  仅仅在两个月前的2016年7月,金嗓子的股价曾一度升至8.5港元/股的高点,总市值也随之突破62亿港元。

  但随后其股价一直难以提振,2018年10月12日甚至创下了上市以来的最低价0.85港元/股,市值跌至6.28亿港元,较高点蒸发超90%。

  如今虽然股价有所回升,截至11月6日盘后,金嗓子报收1.58港元/股,尚未回到发行价,最新市值不足12亿港元,市值较高位蒸发超过80%。

  近期,除了江佩珍,北京锤子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及罗永浩也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还有26家上市公司及相关人员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2018年全年仅6家,其中包括了乐视创始人贾跃亭,湘鄂情创始人孟凯等。

  业内人士认为,一般情况下相关公司和人员被公示后,会迅速还清欠款,一旦长时间拖欠无力偿还,公司的经营也将亮起红灯。

  10月17日,北京三中院发布的一条悬赏通告称,告知被执行人夏建统准确行踪线索并由法院成功拘留的公民,将悬赏人民币30万元。

  而夏建统被称为“哈佛天才”,其曾有过控股天夏智慧、睿康股份(现名ST远程)、*ST莲花三家上市公司的高光时刻。

  2014年年底,睿康投资及其一致行动人入主昔日的“味精大王”——莲花味精(现为*ST莲花),夏建统成为实际控制人。

  但2019年*ST莲花(600186)中报显示,其控股股东睿康投资、实控人夏建统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在此之前,夏建统旗下两家上市公司已经相继易主。据最新公告显示,睿康投资持有的1.25亿股股票将被裁定拍卖,该处置可能会造成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发生变更。

  作为当下夏建统唯一控股的上市公司,*ST莲花的境况也不容乐观,目前公司正在寻求重整。

  最新重组进展显示,周口中院已裁定公司进入重整程序但公司尚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相关规定,*ST莲花的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ST莲花还因2017、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2018年度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公司股票交易已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此前,在国家公共信用信息中心发布的9月份新增失信联合惩戒对象公告显示,雏鹰农牧(002477)因1.02亿元失信金额,进入亿元以上失信被执行人企业名单。

  最终,雏鹰农牧迎来了“退市”的结局。10月15日,雏鹰农牧走完了其在深交所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股价定格在了0.17元/股,市值不足巅峰时期的2%。

CATEGORIES

LATEST NEWS

CONTACT US

QQ:

Phone:

Tel:

Email:

Add: